专业建站系统 -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!

http://xkssc.cn

当前位置: 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_天天好彩免费资料 > 教育 > 跨年赶飞机的80后:我们这一辈离家人太远了 跨年赶飞机的80后:我们这一辈离家人太远了

跨年赶飞机的80后:我们这一辈离家人太远了

时间:2018-01-01来源: 作者:admin点击:
原标题:跨年赶飞机的80后:我们这一辈离家人太远了未来网(中央新闻媒体)上海1月1日电(记者周鑫)“2018年,希望能在家多陪陪媳妇,多陪陪孩子。我们这一辈离家人太远了。不管是离父母还是离孩子都太远了。”谈起远在昆明的老婆孩子,小亮总带有一丝腼腆。在上海工作了十多年的他,终于

原标题:跨年赶飞机的80后:我们这一辈离家人太远了

未来网(中央新闻媒体)上海1月1日电(记者周鑫) “2018年,希望能在家多陪陪媳妇,多陪陪孩子。我们这一辈离家人太远了。不管是离父母还是离孩子都太远了。”谈起远在昆明的老婆孩子,小亮总带有一丝腼腆。在上海工作了十多年的他,终于在2107年的最后一天登上了回家的航班。

2018年零时15分左右,小亮乘坐的祥鹏航空8L9890次航班起飞,成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2018年起飞的第一架次国内航班。与此同时,从青岛飞往上海的航班刚刚落地,旅客们走下飞机,微笑着跟同行的亲朋好友互道新年快乐。

起飞回家:2018年想多陪陪家人

2017年12月31日晚上23时46分,上海浦东国际机场T2航站楼,小亮登上了飞往昆明的祥鹏航空8L9890次航班。这次去昆明是工作也是回家,他在年底前可以一直待在昆明,回到老婆和孩子身边。

小亮向记者展示机票信息,本该21时25分起飞的航班延误到了凌晨。未来网记者周鑫/摄。

小亮,今年35岁,在上海从事装饰工程工作已经十多年了。“我是哈尔滨人,老婆是昆明人,所以在昆明安了家”。谈起老婆和年仅5岁的儿子,小亮总显得有些羞涩。因为最近上海总是下雨天,又常降温,他感冒了,坐在机场的座位上昏昏沉沉。如果不是记者提醒,他都忘记了元旦这回事。“这次出差回家可以待到过年了,刚好有个项目在昆明,我就申请调过去了。起码离家近一点。”

儿子是小亮出门在外的牵挂。因为长期在外工作,不能陪在孩子身边,他发觉孩子有些缺安全感。“时代不同了,我们父母那一辈能在身边陪着我们一起长大。现在的孩子却不一样了。可能有些缺父爱,我儿子遇到点小事都哭”。小亮告诉记者,他前段时间回家了一趟,送儿子去幼儿园的时候,他儿子抱着他不撒手,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。“昆明那边的工作也是争取来的。我非常想去。领导说先去适应一下看行不行。我感觉还行,毕竟离家近,不管那边有多大困难,都是能克服的。真就是为了孩子,都是没办法”。

说起2018年的心愿,小亮说想多陪陪家人。“跑了这么远,在上海工作了这么长时间,2018年也算正好,正好,正好回家”。他把“正好”两个字说了3遍,咧开嘴角笑了。

31日晚23时40分左右,乘坐祥鹏航空8L9890次航班的乘客正在登机。未来网记者周鑫/摄。

31日晚上23时46分,小亮过了检票口,回头跟记者摆手告别。他乘坐的这个架次的航班按计划应该在21时25分起飞,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却延误了两个多小时,也成为了2018年浦东国际机场第一个起飞的国内航班。

旅游归来:与亲友共度小长假,心愿是父母身体健康

“没有想到元旦会是在机场度过,难道不应该是在玩或者睡觉吗?”在小亮候机的时候,江苏姑娘晨露乘坐的航班刚刚落地。她跟未来网记者介绍说,这次是到上海转机。在小长假,她跟父母还有亲朋好友一起飞到成都参加朋友的婚礼,顺便玩了一圈。谈到2018年的心愿,晨露笑着牵起父母的手说,希望父母身体健康,自己也越来越好。

1月1日零点零2分,由青岛飞往上海的旅客正走下飞机。未来网记者周鑫/摄。

“今天上飞机的时候还跟我妈说今天要在空中跨年了,没想到没如我的愿。55分就落地了。”1月1日零时许,22岁的小哲走下了飞机,他背着大大的背包,白皙的脸略显稚嫩。在元旦小长假,喜欢旅游的小哲跟同学去了北京和青岛玩。“我们今天在青岛差不多走了快20公里,从第三海水浴场一直走到了第一海水浴场。徒步也是一种告别2017年,迎接2018年的仪式感。希望爸妈身体健康,自己工作顺利”。小哲说道。

比小哲稍晚一些下飞机的是黄女士一家三口。黄女士是上海本地人,这次利用假期,跟丈夫和刚上初一的儿子飞去了长白山游玩。“我们也没有怎么计划过,就是想出去玩一下,放松一下,说去就出发了。在东北待了三天,在长白山滑了雪,去看了看天池”。

一位女乘客带着大包小包在乘梯上。未来网记者周鑫/摄。

在大家的新年愿望里,不约而同提到了希望父母身体安康。刚下飞机的他们或是亲昵地搂住身边的人说元旦快乐,或是呼朋引伴说着明天要做什么。空气中弥漫着轻松愉快的味道。

机场地勤24小时守候:愿2018年安安稳稳

31日晚11时50分左右,大厅里响起了广播的声音:“乘坐祥鹏航空8L9890次航班由上海前往昆明的最后四位旅客,请听到广播后尽快到C89口登机口登机。您乘坐的航班登机口即将关闭”。该架次的航班本该有158名乘客登机,到了快要停止登机的时间,仍有4名乘客没有露面。

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小沈在登机口广播了3次催促登机通知之后,接到了负责安检的同事的电话。“我这边还有4个乘客没登机,麻烦帮我查看一下吧”。小沈与同事一一确认是否有该航班乘客正在安检。

在几分钟前,因为航班延误,在机场已经等待了两个小时以上的旅客已经有序登机完毕。三个在座椅上熟睡的乘客也被小沈的同事叫醒,匆匆提起行李就冲向了登机口。多次确认过无乘客登机后,登机口显示结束登机。

“如果按起飞时间算,本次航班应该是浦东机场2018年起飞的第一架国内航班”。小沈说道。2018年到来的第一刻,小沈正拉着乘客的行李箱往机舱里走。他的同事在登机口的柜台旁做着收尾工作。当被问到什么时间下班时,他跟同事异口同声地说,“24小时”。零时20分,小沈和同事结束了8L9890次航班的工作,赶往下一个航班的登机口。

“结束了这个航班,还有下一个在等待”。小沈说道。今年28岁的小沈已经在浦东机场工作了3年,他现在的工作时间是晚上7时到第二天上午10时,见证过很多个航班起降的夜晚。对于在机场跨年,他笑着说,职责所在嘛,要坚守岗位。说起新年心愿,小沈说:“2018年希望有自己的宝宝,希望工作可以安安稳稳”。

据上海市政府新闻办消息,2016年,浦东和虹桥两个国际机场的旅客吞吐量达到1.06亿人次,在全球城市中排名第四。而在这一亿人次的背后,在起飞与降落之间,无数个故事正在发生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